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公车熟女  »  老妖精红姐
老妖精红姐
我穿过饭厅的走廊,来到客厅,一眼就找到答案,在沙发上,坐着一位娇小
玲珑的少妇,抢眼的红色套装,但我还是一下被她那双纤巧白嫩的玉足吸引了,
她对我宛尔一笑,我的脸莫名其妙的红了。
  正在这时,姑姑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我就对我说:“阿致,这是姑姑的好朋
友。”
  “阿姨好。”我回过神毕恭毕敬地打招呼。
  少妇咯咯地笑:“雯姐啊,你看把你的小家伙吓得,小家伙,叫我红姐就好
了。”
  姑姑也笑着说:“你是怕人知道你老啊?”
  红姐拍拍她身边的空位叫我坐过去,我忙说自己浑身臭汗,姑姑说那你去洗
个澡,我于是去洗澡。在卫生间,虽然关着门,还是听见红姐和姑姑的笑声,她
们这么开心干嘛啊?
  我洗完澡换了套T恤短裤出来,我的身体虽然不够健硕,但是肌肉结实,高
高瘦瘦的样子,红姐见我出来就凑到姑姑耳边不知道说什么,姑姑听了擂了她一
拳,两人又在吃吃笑,倒是我不知所谓地呆在那里。
  红姐再次邀我坐在她身边,我只好坐下,一股浓烈刺鼻的香气从红姐身上传
来,虽然香,但我还是喜欢姑姑的味道。
  姑姑说去市场买点菜加料,要我陪红姐聊天,我说我去买,但姑姑不准,而
要命的是红姐居然拉住我的手不准我起来,要我陪她聊天,姑姑转身就不见了。
  红姐问我一些无聊的东西,我也胡乱应付着,她越坐越近,光洁的大腿紧贴
着我的大腿,而她那纤细的美脚不知何时已搭在我的脚背,轻轻地擦啊擦,划啊
划,我的小弟弟马上抬头,我只好紧紧夹住,汗水不断流下……
  “小家伙,你怎么满头大汗啊,来姐姐帮你擦。”红姐拿了一张纸巾帮我擦
汗,同时把我低下的头扭向她,我终于看清面前的这位红姐!——她脸上的粉底
足有三层厚,眼角和嘴角的皱纹比一向保养很差的唐姨还多一倍,天啊,她到底
多少岁,简直是红婆婆了!但是她的肌肤为什么还这样嫩滑,她是脚没什么还是
那样漂亮?
  正在此时,“红婆婆”已整个人躺在我的怀里,“宝贝,快抱我进房啊!”
  我推开她,站了起来,小弟弟也吓软了,“什么,你,你把我当什么了,婶
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哈哈,小家伙还生气啊,好吧,老实告诉你,我不是你姑姑的朋友,而是
她的老板!”
  “老板又怎样,我为什么要抱你进房。”
  “别装蒜了,刚才不是很想和我干吗?怎么,看到我的脸让你失望了?”
  “不是这个,我又不是鸭!”
  “没错,你就是鸭!你姑姑把你卖给我了,如果你让我满意,我还可以另外
给你钱。”红婆婆一边说一边脱下套装裙子,她居然没有穿内衣裤!
  “我不信,姑姑不会这样对我的!”我对她吼道:“就算姑姑出卖我,我也
可以不听,姑姑有什么资格让我做鸭!”
  “小家伙,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你姑姑真喜欢你吗?你和她做的好事,她
全部用DV拍摄起来了,只要她交给你的姑父,你姑父会放过你吗?”
  “姑父也会打死她的!”我简直气炸了。
  红婆婆看我这个样子反倒笑了,她自己点了烟,对着我吐烟圈,“你姑父包
了二奶,有什么资格管你姑姑,你姑姑要给他看录像带,肯定是和你姑父离婚之
后,到时死的是你,而不是她!”
  我一下坐在地毯上,天啊,原来我只是姑姑报复姑父的工具!所以姑姑昨晚
故意勾引我,拍下录像,今天又找了一个老熟妇要我做鸭!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小东西,男人我玩多了,你不好好伺候我,明天你
也不用去学校了,录像带在我手中!”说完红婆婆扭着大屁股进了姑姑的房间。
  我六神无主,但是如果是真的话,我肯定完蛋,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和姑姑
上床,要是姑父知道,要是爸爸知道,要是全世界都知道……我只好走进姑姑的
卧房。
(三)
  红婆婆已经仰面躺在姑姑的大床上,一双丝袜扔在地板上,怪不得刚才她的
大腿那么光滑,刚才我居然没有发觉她穿了丝袜!
  “过来,舔我的脚,像你昨晚舔你姑姑那样!”红婆婆命令道。
  看来她真是看了昨晚我和姑姑干的好事,我只好忍着泪水爬向她,捧起她那
双布满皱褶的纤脚,好在她的脚的确很漂亮,纤长的脚趾还是很白的,上面深红
色的趾甲油充满淫荡的气息。
  我把红婆婆的大脚趾含在口中,一股皮革的气味和老女人脚丫的酸味直冲我
的喉咙,但是我还是忍受着舔着,吮吸着……
  红婆婆开始嗯呀嗯呀地呻吟,她坐了起来,色迷迷地看着我,一边用脚去挑
我的小弟弟,可怜的鸡巴缩在一起,但是在她纤脚的撩拨之下却不争气地发硬。
  红婆婆干脆用双脚夹住了,搓弄着,她捏着自己硕大的乳蒂,虽然她的乳房
不大而且完全松弛,但是乳蒂却黝黑粗大,后来我才知道被男人干多了的淫妇就
是这样的。
  过了五六分钟,小弟弟已经在她搓弄之下还有她的淫声挑逗之下完全勃起,
我站起来准备插入,早早完事早早结束,谁知道红婆婆却让我躺下,而当我刚刚
躺下,红婆婆已经用她那只有稀疏淫毛的老穴压在我的脸上,自个儿磨了起来。
  她的淫水在我的脸上流趟,老穴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虽然喷了香水,但是
还是很臭,但是我无法推开她,因为她有录像带……
  然而她还不肯罢休,自己蹲着,用手拉开两片长长肥厚的小阴唇,要我吸她
的淫水,我再次忍受着腥咸的淫水流进我的口中,好在不用多久,红婆婆自己倒
忍不住了,扶正我的鸡巴套了上来,开始上下耸动身子……
  奇怪,当我的小弟弟插入之后,我感觉到她的老穴特别粘稠,而且把我的鸡
巴吸住,她的每一下耸动,龟头摩擦穴内的淫肉带来莫大的快感。
  我也动起来,迎合着老穴,发出啪啪的巨响,我仔细看了骑在我身上的老女
人,现在满脸红润,虽然皱纹很密,但是还是和香港的汪阿姐一样风韵犹存,其
实还是叫红姨合适,后来我知道其实她也不过50出头罢了。
  就这样又过了十多分钟,这一次我的小弟弟没有射精,红姨的淫水却开始减
少,我把她反过来,让她趴在床上,我从后面狠狠地抽插。
  她更加兴奋地叫起来:“大力!大力!小宝宝……妈妈爱你……哦~~快快
快……”
  干了一百多下,我的龟头也麻木了,但是还是不射精,我只好在红姨指导下
不断变换姿式,我们从床上干到床下从床下干到客厅又从客厅干到房里,最后还
是红姨说不行了我才离开她,躺在床上看着自己跳动的小弟弟,我是怎么啦,居
然不会射精!
  红姨也不管我了,扔下了500块钱给我,自己出去穿好衣服要走,但是我
要她交录像带,红姨对我说录像带在姑姑那里,我不信,这时门开了,姑姑回来
了。
  她看着我硬邦邦的鸡巴和软绵绵的红姨,冷冷地说:“真是色狼家族啊,和
你姑父一样天生的淫虫!”
  我放开红姨扑向她,一把抱起她直冲进房,扔在床上,撕下她的裙子内裤,
粗暴地插入她的淫穴,虽然没有淫水,但是我已经忘记疼痛地狠狠地插。
  姑姑也不反抗,我把姑姑的脚架在身上,舔着她软软的脚底,姑姑也开始流
水,
  我更加用力地冲撞,姑姑开始哀求我轻一点,我更加用力,一边问她:“你
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要我去做鸭?”
  “不,不是做鸭,反正你和唐姨也干过了,你不是很喜欢年纪大的女人吗?
哦~~求你……哦~~好舒服……”姑姑开始语无伦次。
  “但是我喜欢你,你却偷拍来威胁我!”
  “我是报复你姑父,他可以包二奶,我为什么不可以把你让给别的女人,其
实红姐不是很好吗?”
  红姨也进来了,看到我还是那样勇猛,也脱光了躺在床上,求我干她。
  我于是再次进入老穴,一边舔着姑姑的淫穴,就这样过了十几分钟我感到一
阵酸麻,马上拔出鸡巴,把精液全射到姑姑的脸上……
  我躺在床上,泪水也开始流出,姑姑穿好裙子,拿出一盒带子给我。
  我离开了这个伤心的地方,因为我是爱姑姑的,我自己在外面租房子住,房
租当然不用担心,因为红姨给我出,我则每周和她做一次,而且我越来越喜欢红
姨的老穴,喜欢红姨的脚……
【完】